煤層氣:“十二五”艱難爬坡
2016-02-01 21:08:00   點擊:

  我國煤層氣資源十分豐富,資源量達到36.8萬億立方米,居世界第三。因其開采技術較頁巖氣成熟,加上資源量遠超常規天然氣,被認為是高效、低碳的潔凈能源新主力。

  自上世紀80年代末,我國就開始煤層氣的地面開發,2005年,我國煤層氣進入商業化開發初期。但綜合目前情況,我國煤層氣開發利用未有較大飛躍。記者通過整理數據發現,“十一五”、“十二”煤層氣產量目標均未達成,仍處在艱難爬坡階段。變化的數據不變的難

  煤層氣的前期研究、后期開采量都離不開數據的支撐?v觀煤層氣發展過程,不僅統計數據存在不合理、不健全的缺陷,目標制定的變化也表明煤層氣發展并不十分順利。

  據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,2014年我國煤層氣(瓦斯)抽采量170億立方米,而利用量只有77億立方米。此后發布的《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(2014-2020)》中提出300億立方米的指標,將本應“十二五”期間完成的目標延后五年。2015年2月又發布《煤層氣勘探開發行動計劃》,到2020年,我國將新增煤層氣探明地質儲量1萬億立方米,對產量的要求力爭達到400億立方米,其中地面開發200億立方米、基本全部利用,煤礦排采200億立方米、利用率達60%,這表明包括2015年在內的未來6年間產量須增加近5.6倍,年增率高達33.1%,能達到如此高的增長率絕非易事。

  事實也證明,多位業內專家對“十二五”指標難以完成的預測是正確的,煤礦排采煤層氣產量和利用率很難完成既定目標。2015年4月國家發改委發布預測消息稱,2015年煤層氣抽采量179億立方米,利用量83億立方米,《能源發展“十二五”規劃》提出的2015年煤層氣商品量達到200億立方米目標落空。

  據了解,類似情況也出現在配套設施建設上。如“十二五”計劃要求在鄂爾多斯盆地東緣和豫北建設13條煤層氣管道,總長為2054千米。但到今年初投產和在建的僅有5條。特別是開拓煤層氣新產區,“建成36個年抽釆量1億立方米的規;V區”的要求未能實現,僅在準東、保德、延川(南)等區有某些新建樹。

  障礙仍需清除

  老生常談的開采區塊氣礦權重疊問題值得關注。雖然國家明確提出“先氣后煤”的開采主張,但是大部分煤企出于井網破壞煤層結構、增加開采難度等考慮,越過煤層氣開采環節,以經濟補償的方式收購煤層氣采礦權。氣權或在央企或在外國公司手中,由于我國礦權設置實行“申請在先”和“探礦權排他性”的行政性配置辦法,因此煤層氣礦權由國土資源部配置以后就不會更改。

  煤層氣開采補貼有限,政策扶持力度不足也是問題之一。煤層氣開發初期投資較大,開發周期很長,通常要三四年才能出氣。補貼不到位,企業處于虧損狀態。據了解,因為價格太低,山西省的煤層氣企業由于承擔著“氣化山西”提供氣源的任務,雖然賠錢,也只能大力抽采。

  地質條件不理想,抽采技術不成熟也是現階段需攻克的難題。我國雖然富煤,但是各區塊地質結構差異大,可采量少,只有2000億立方米左右,目前集中在沁水盆地、鄂爾多斯盆地這兩塊,只有進一步勘探開采接續基地,才能形成大規模開采格局。

  “因此,應盡快提高煤層氣補貼標準和價格。目前補貼標準明顯偏低,企業虧損嚴重,只有大幅提高補貼標準和價格,才能真正刺激企業加速開發的積極性。經濟性是企業參與和多元化投資格局形成的重要推動力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專家對記者說。

  在價格補貼推進落實過程中,還需要政企聯手,合力攻堅發展難題,推動煤層氣資源開發,改變煤層氣產業發展緩慢的現狀。“在5-10年內不開采煤炭資源的煤田規劃區,提前進行地面煤層氣開采,布置大量鉆井。對于圈而不采的煤層氣區塊,建議按照招、拍、掛形式對煤層氣資源實行有償出讓和配置,防止某些企業跑馬圈地。這樣,我國開采的井口數量就有望大幅增加。只有加大開采力度,才能規;a氣。”上述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對記者說。

  而通過資金、市場等手段推動企業建立技術聯合創新機制也頗為重要。政府部門應增設示范工程、先導型試驗和示范工程、搭建國家級科技創新平臺,形成院校、企業、政府一體化攻關研究。

  “十三五”或迎機遇

  2015年底,山西、陜西境內的三交項目獲批,成為我國第二個正式進入商業性開發的中外合作煤層氣項目。該項目具備開發5億方/年生產規模的資源條件,將為我國煤層氣商業開發積累經驗、樹立典范。

 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,在未來政策力度加大、技術攻關加快、示范項目效應等多重因素催化下,煤層氣產業投資熱情有望被再次點燃。不少上市公司已紛紛宣布涉足或轉型煤層氣開發。開采環節投資增速將拉動煤層氣上游產業鏈發展,產量增長后將帶動下游儲運分銷市場進一步發展。

  國家能源委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孫茂遠表示,我國煤層氣資源豐富,又有多年的開發利用經驗,煤層氣產業已有良好的發展基礎,而且與其他非常規天然氣資源相比,開發利用煤層氣也不存在環境破壞、水資源等諸多環保問題。綜合來看,在當前的非常規油氣開發中,煤層氣勘探利用的綜合效益最大,應放在非常規油氣中最先發展的位置。

分享到: 收藏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